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信息 > 企業新聞 >

設計方案展示

夏日悠悠長,難抵心悅之

時間11:2022-08-11

來源:http://www.jobless-jack.com/news/552.html

——
       難熬的盛夏,似乎結束在了立秋的那個晚上。
       悶熱潮濕由秋高氣爽換班,蟬鳴聲也在減少見低,似乎連冰鎮啤酒都下不去口,烤爐邊只想擺一杯熱乎乎的奶茶。
       然而,在某個腿被風吹抽筋的夜里,突然有那么一點懷念仲夏夜的黏膩和不安。
       夏日的陽光,熾熱而烘烤,似乎想讓人變的更軟、更懶,口水順著西瓜汁和冰果淌入腹中,汗水裹著膚脂夾雜著彩妝隨意肆虐,每一次呼吸都在抗議著對夏天的不滿,嗡嗡的蟬鳴惹人躁動不安,可卻尋不到丁點蹤跡......可是,每年唯有此時,最可以體會到冰鎮西瓜的甘美,可以在空調木屋中聽蟬鳴賞花草,蓋著冬被睡大覺。
       如果說夏天什么最值得懷念,我覺得定屬燒烤和啤酒當仁不讓吧。燥熱不安的白天結束后,夕陽飄蕩,于余暉映襯的院落中,肉菜擺滿桌,冰鎮啤酒首當其沖放置手邊,煙火與叮當的碰撞中,心結自然解,憤懣無端平,就連平日里看著極為不順眼的那家伙,似乎也突然變得有點可愛了。
       我最喜歡下班后吃燒烤喝啤酒,我不挑剔,什么啤酒都對我口味,什么地點我都喜歡,院落中、馬路旁、烤攤外、露臺上,但一定要有一盤花生米和拌花菜,偶爾一只蚊子落在腿上,不是不舍得拍它,而是想琢磨一下,它到底如何扒開重重汗毛把嘴伸進人那么厚的皮膚上,然雖細究卻終無果,還不如百度來的通透仔細。笑自己傻時不免感懷年少,可能我們還未老。放眼望去,露臺上一排排空酒瓶,被微風灌滿,耳邊爽朗而肆無忌憚的笑聲,好像都在訴說著流逝的時間。
       酒后微醺的臉上,永遠有平日里看不到的開心,小醉中帶著些許期待和憧憬,或輕倚欄桿拈花自憐,念一念李清照,或以蟬鳴為引高歌一曲,唱一段懷舊老歌。
       夕陽漸沉,風不再悶,路不再燙,帶著略帶酒氣的汗水,把馬路牙子壓了個遍,眼中無不是風景,晚霞、余暉、木屋、小憩......嗯,一切都是剛剛好,倘若此時有一只微潮的大手牽著,那此景可能會變得更好。哈哈。
      日落,酒精逐漸揮發殆盡,知了也安靜下來,路過一棟面包屋,看到墻上的幾只蟬蛻,它們三年的等待,換來幾個月的放肆,值得嗎?
      其實,值不值得,它都會這樣做,而且必須會這樣做。因為它是蟬。那我們又何嘗不是如此?
      拍了拍曾經有過靈魂的蟬蛻,我對它說:來年再見?;秀遍g,它似乎在回應:是來生再見。
       蟬蛻漸少,炎夏臨末,方覺心悅。
       然,心即悅之,必自珍之。

相關標簽:

上一篇:如果木屋會說話——宅基房
下一篇:木屋產品批量生產,市場調研期待新品

設計方案展示

蹂躏办公室波多野在线播放_免费h网站_国产精品自产拍在线观看免费_日本无遮挡吸乳叫声视频_国产小u女在线未发育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